沈小狐-闭关三年QAQ

特别懒的一只废狐,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的话,那真是太好了呢!愿你被世界安待,因为你是天使啊!

 

【JPSS】岛之歌(1)

瞎几把扯的第一章,写了一年(不),教授还是没有出场,我很对不起他(土下座)

迷,大概我估计这辈子我都在这个圈子了了(而且都不知道为什么(

题目和正文大概没有关系(

希望JPSS能有更多的人喜欢(不存在的)(就凭你写的这个样子)

想要写一篇大家快快乐乐的文章,可以避免某人的死亡,我希望。

就算有伏地魔,大家也可以幸福的在一起,也可以有大团圆结局的这么一个感觉全员ooc的文章

但是要开学了,所以我就把开头扔了上来,三年后,等我高考完了,我在填坑(???瞎几把扯

有原创女主,穿越来的,教授本命,JPSS党,萌双子,哈赫(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)

就问你怕不怕(






第一章
伦敦,雨天

纳莉·柯克兰无所事事地走在大街上。

【今天真是倒霉透了。】纳莉愤愤地想。

先是谈了5年的男朋友吹了,接下来又因为工作的事情,被上司骂的狗血临头,好,真是好极了!

虽然纳莉喜欢雨天,但是她不喜欢没带伞的雨天!被雨水蘸湿的头发,粘糊糊的贴在身上。

纳莉加快了回家的脚步,她现在只想好好的洗个澡,然后舒舒服服的窝在床上看神夏,看卷福和花生秀恩爱,这能让她的整个身心都放松下来。

可是事不人愿。不远处一家珠宝店似乎被抢了,抢劫犯夺门而出。

围观的人群中有些人已经报警。

或许正是这样激怒了他,亦或者他是害怕了。

他往旁边随手抓了一个人当人质――我们可怜的纳莉就这样悲催的被挟持了。
泛着银光的小刀抵在纳莉的脖子上。

【啊~好害怕啊~电视上是不是这样演来着?嘛,算了,话说衣服都湿掉了,难受死了。喂喂,大哥你靠的太近了啦】纳莉无所谓地想着,【等等,大哥你手不要再抖了,万一划破我的皮肤怎么办。喂喂,你不会是第一次吧!天哪!不过似乎应该说是果然是第一次吧!】

警察很快就赶到了,纳莉眼里有了些光【噢,上帝,你们终于到了,我终于可以回家洗澡了!】

但纳莉再一次向我们证明了墨菲定律的可怕。(或者说是纳莉从一开始就立了一个不得了得FLAG?)

纳莉死了。。。。。。

或许是劫匪看到警察来了,更害怕了,手一抖,错杀了纳莉(这种可能性最大,毕竟他是个新手,拿刀的手居然还在抖!可怜的纳莉,愿主保佑你,阿门)

纳莉只感觉血在流失,【脖子好痛,混蛋】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模糊【唔……我就要死了吗?死亡的感觉……吗?啊!脖子还是好痛!不过似乎慢慢的不疼了呢?是我的错觉吗?啊!今天不能看神夏了……姐姐还在上班,不知道她知道我死亡的消息后,会哭吗?肯定的吧。】


不知道过了多久,Nari慢慢的苏醒了,睁开眼,无奈的发现,四周全部都是无穷无尽的黑暗。


Wow。


她茫然的坐起来,开始环顾四周,企图找出一丝能表明这儿是什么地方的物品,但令人失望的是,这儿黑的要死,什么都看不见。


“shit。嘿,这儿有人嘛?”Nari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句。【啧,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,我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。这是天堂?那天堂也太寒碜了点吧。我要是再待下去,我估计我要的幽闭恐惧症(或许我本来就有?)好吧,现在开始有些吓人了】


Nari又试着吼了一句,但是,依旧毫无回音。她沮丧的低下头,委屈的看着自己的手。等等,我看见了自己的手???好吧,我还未着一缕,这不重要!重要的是她他妈的看见了自己,在无边的黑暗当中!


“我的天,我在发光。我猜,灵魂自己会发光?”Nari轻轻的感叹道。


她饶有兴趣的抬起左手仔细的观察着,并小心的用右手戳着自己的左手,“而且我还摸得到自己,wow似乎还留有体温?不是吧∑(っ °Д °;)っ”


突然,从Nari的正前方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,“主人,欢迎您来到中转站。”


Nari望向声音发出的方向,带着些欣喜和警惕的说到:“我以为,这只有我一个人。你是?还有你为什么叫我主人,我们认识吗?以及这是中转站?”


“是的,主人,这是中转站。只有被选中的人才能来到这里。”声音的主人看起来像是个只有15岁的少年。他穿着米白色的衬衫,袖口被挽到了手肘。水洗牛仔裤,白白嫩嫩的脸,精致的五官,像个纯洁的天使,只是没有翅膀。


但是他的肤色是不是白的过分了???而且他也在发光!


“而被选中的人只会是死人。”Nari下意识的接了一句。诶?∑(っ °Д °;)っ我说了什么???


“是的主人,您,是否是想起了什么?”少年的声音较之前似是多了一丝惊喜。


“不,我完全没有任何记忆对关于你,或者关于这个鬼地方。以后也不会有任何记忆,说实话。但是,你,认识我,或者说,认识,唔恩······平行世界的我???还是说你认识我的前世???”Nari看着少年蓝得澄澈的瞳眸,就像蔚蓝的大海,也像闪耀的星空,似是万千星辰皆在其间。美好得不像人类。


“主人,虽然不被允许,但是,我不能对您说谎。所以,是的,尽管您现在还没有任何记忆,您曾经是我的主人,直到现在,也仍旧是。”少年虔诚的弯下腰,向Nari行了一个礼。


Nari愣了一下,而后慌慌张张的想要把少年扶起来,“别介啊,我,起码我们现在是平等的啊。”


少年严肃地纠正道:“一日为主人,终身都是主人。”


“好好好,我们能不能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聊,嗷。”Nari一边应这少年的话,一边想要拉着少年坐下,飘着总归太好攻击了,不好躲(虽然如果他想杀了我的话,早就动手了,我根本来不及任何抵抗,我猜)但是,少年摇了摇头,表示拒绝。


Nari装作无奈的笑了笑,耸肩,自以为不动声色的活动了一下身子骨,随时准备跑路。(简直没有任何意义的抵抗)


少年低下视线,呢喃:“我永远都不会,也不会允许有任何伤害您的事情发生的。”


被发现小动作了之后,Nari尴尬的笑了一下,刚打算解释,却听到,“但是,我食言了。”话语轻的似乎会被风吹散似的,带着令人沉重的悲伤


“······”


“······”


好吧,在现在这个无比尴的时候,我该说些什么来缓解一下气氛???但是,这,我他妈,还能说些什么???


Nari试探性的开口:“那个,虽然由我来说没什么信服力,但是,怎么说呢,恩,你的主人,一定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来责怪你的,我是说,别难过了。”······我是不是又搞砸了orz


少年愣了一下,随即朝有些手足无措的Nari安抚性的笑了一下:“主人,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呢。”


“诶。啊,是,是吗。”Nari有些害羞的将脸旁的散碎的细发别到耳后。诶,可是等等,我不是他的主人啊。


但是看着少年的脸庞,Nari选择了沉默。可耻的自己,可耻的颜狗。我唾弃你。


一阵令人安心的沉默,少年有些不舍的出声道:“主人,我想是时候让你去往那个世界了。”


“恩,终于。但是我总感觉我去的地方应该不是天堂。我可以冒昧的问一句嘛,我要去哪儿?”Nari活动了一下筋骨。


“当然,我的主人。”少年边说边向上抬起了手,划出了一道光芒,撕裂了空间,做出了一个时空隧道。


Nari感觉有一股力量正抓着自己转起来,对,没错,转了起来,而且还他妈越转越快了。Nari不禁爆了一句粗口:“F**k,为什么它在转???我有眩晕症(大概),我讨厌它啊啊啊啊。”少年自动忽略了Nari的粗口,只是介绍到:“主人,我们将要去往一个魔法世界,在那里,你将从一个婴儿开始。当然,一出生就会说话之类的一些非常理的事情不会发生。我们将会替您接管语言系统至您应该学会说话的年纪。其他所有事情都是如此。”


“······”


“主人,您还好吗?”


“······”


少年无奈的笑了笑,正打算跟着一起进入隧道的时候,Nari突然睁开了眼睛,亮闪闪的,像是塞满了星星,有些兴奋的说道:“你的名字是不是——”


少年睁大了眼睛,开始往前扑,想要抓住Nari的手问个清楚,她是不是记起来了,,她是不是——依旧需要自己。


但是Nari已经进入了隧道,或许都已达到那个世界了也说不定。


少年失神的望着Nari消失的地方,喃喃道:“是的,是的,我的主人,只要是您取的,无论是什么,那都是我该用一生去铭记的名字。”


魔法世界


Nari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这次映入眼帘的不再是无穷无尽的黑暗,而是一个有着古典风的天花板。


还有些懵逼的Nari恍惚间,好像听见有人再说着什么。“啊······夫人······女孩子。”【废话,你都喊夫人了,她肯定是女孩子啊。】Nari迷迷糊糊的想着,她还没从刚才的眩晕中反应过来。【该死的穿越!】


Nari张了张嘴,想说些什么,但她仅仅只是发出了婴儿般的啼哭声【诶???什么情况!】她试着把自己的手抬起来,然后一只胖乎乎白嫩嫩的小手就出现在了眼前。【诶!】像是想到了什么的Nari开始严肃的回忆穿越之前,似乎少年对她说了些什么来着。


但是眼泪不合时宜的顺着脸颊往下,落到了耳道里。【好难受,想擦掉】


正试图举起手擦掉眼泪,却被人轻柔的抱在怀里,那人宠爱的用额头贴在Nari的脸庞,温柔的哄道:“乖,乖,不哭了,亲爱的~”只属于那人的特有的香味充斥在Nari的身旁,带着一股莫名其妙的令人安心的意味,Nari停止了哭泣,下意识的往那人怀里缩【唔······有点困了,在睡一会儿好了】


“啊~妹妹又睡着了呢,真可爱~小婴儿是不是永远都睡不够啊?”Lauderie在一旁笑着对母亲说道。


Nancy带着母亲的温和抚摸Lauderie说道:“是的呀。我们的Lauderie也成为了哥哥呢w,以后要好好保护妹妹哦~”


Lauderie郑重的点了点头,眼睛里的笑意越发的明显,“我会的,母亲qwq。啊,对了,母亲,妹妹的名字您想好了嘛?”


Nancy想了想,最终选择甩给自家老公,她对身旁的男子狡黠一笑,:“亲爱的,我想由你来为她取一个名字会更加合适,我猜w”


Arthur`Kirkland无奈的看着妻子,轻轻摇了摇头【真是的】,随即说道:“那么,我想,Nari会是一个好名字。”


“真是随便啊,这可是你的女儿哦!”


“你不是连名字都取不出来嘛!”


“那是因为我本来想给她取一个寓意好的,听起来也好听的名字嘛!但是我又有选择强迫症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
Arthur宠溺的捏了捏自家妻子的鼻子,轻笑道:“就你有理。”说完,就拉着Lauderie出去了,留下Nancy安心休息。


在Kirkland家里长大,可以说是一件幸福的事情,只是,很遗憾,我们本篇故事想要讲述的并不是关于Nari的日常琐事,所以我们只能挑重点来讲了qwq。


在Nari三岁的时候,她遇到了一位,怎么说呢,可以说是十分熟悉的人了,大概。


那一天是Lauderie的生日,可是Nari却抱着一本厚厚的《魔药百科全解》,有些烦躁的站在后花园中。看着越来越密集的人群,她果断说了一句:“Susie。”


一个家养小精灵“嘭”的应声出现了,“有何吩咐,我的主人。”


“可以把我的扫帚拿来嘛?”


“是的,主人。”那个名为Susie的家养小精灵在说完后有“嘭”的一声消失了。


不一会儿


“主人,给您。您还需要什么吗?茶或者小甜点怎么样?”Susie恭敬地站在一旁等候吩咐。


“不了,谢谢你,Susie。你忙你的去吧。”Nari感激的对Susie笑了笑。


Susie有些慌张的扯着衣角,“不不不,主人,您不必······我是说······”


Nari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Susie,这只是基本的礼貌而已,当然,要习惯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哈,我们一起努力吧。”说着就跨上了扫帚飞走了。


站在远处的Lauderie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,摇头:“真是的,在我的生日宴会上,公然溜掉了,该怎么说?不愧是我的妹妹嘛。”


身旁的Lucius轻笑了一声:“怎么,你还期望她能安安分分的,带着得体的笑容,被一群不怀好意的利益家们围起来,问长问短。还不发飙?”


“那倒是,我也不喜欢。”


“你明知道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,Lader。”


“是啊,我们都心知肚明,只是偶尔还是会希冀一下嘛。人没有梦想,和咸鱼还有什么分别。”


“最后一句,又是和你妹妹学的吧。”


“她总是会给我们带来惊喜。”


“的确。”


另一边,


坐在树杈上认真看书的Nari心情不错的哼着歌【成功从邪恶虚伪的资本家的手中逃离!】


“嘿,你在干嘛?坐得这么高。”一个小男孩仰着脸,疑惑的问道。


被声音惊到,差点从树上摔下来的Nari愤愤的寻着声源,想知道是谁这么大胆,却发现一个头发似乎有些自然卷的,白嫩的可爱的男孩子正站在树下,眨着闪亮的眼睛,望向Nari。


【有点可爱的。】Nari上下打量着男孩,【但是,他,莫名其妙的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,他是?】


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,没有等到答复,男孩又执着的追问了一句。


Nari想了一下,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:“Nari,我的名字。”


终于等到了答复,男孩的眼睛似乎闪着光【错觉】,“你好,我叫James,James·Potter。”笑的一脸纯真。


“·······”【?!卧槽,等,这个,我的妈???Harry的父亲,卧槽,我居然先遇见了他吗?我明明还特别期待,第一个能遇见教授呢,伤心(Lucius怎么办?)】


“怎么了?有什么问题吗?”男孩看着许久都没有发出声音来,似乎被震惊到的Nari开口问道。可是,我没有做出很奇怪的事情来啊?James百思不得其解。真是奇怪的家伙。


“没什么,我是说,Nari·Kirkland,全名。”


“恩,今天的主角是你哥哥吧?为什么你还坐在这里呢?”


“因为······我热爱学习,学习使我快乐,我已沉迷学习,无法自拔。”


James盯着Nari的脸,突然笑了起来:“诶,你真的和传言一般好奇怪啊哈哈哈。”


???什么鬼


“啊,不好意思,是我失礼了。你真的是一位非常有趣的人,Nari。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。”


“不介意。但是传言是什么鬼?”


“就是他们都说Kirkland家的小女儿虽然长相美丽,头脑也可以说是非常灵活了,但是时不时就会冒出几句很奇怪的话语来。总而言之不太像正常人。”


“吼哦,那么你呢,觉得我和常人有什么区别吗。”


“没有,相反,你是一位非常有趣的人。”


“承蒙厚爱?”


“不客气。”


“那么,我们是朋友了?”Nari坐着扫帚从树上飞下来,站在James面前,朝他伸出了手。


“我以为我们已经是了。”James笑着握住了Nari的手。


你以为,他们是可以这么和谐相处的朋友吗?不,你错了【拔剑吧,情敌!】【抱紧Sev,朝黑恶势力呲牙】【Severus:???】


当然,Nari和James之间“愉悦”的日常我们也不能多提,毕竟,重点不是他们(是,但又不是)。


所以——


一个夏日的午后,Nari坐在树阴底下闭着眼,感受宁静。一本转头厚的书正大摊着躺在Nari腿上。


突然,毫无征兆的,Nari睁开了眼睛,亮闪闪的盯着一旁躺在草地上假寐的James,开口道:“噢,我亲爱的James哟,想要来一次紧张又刺激的飞行,啊不对,大冒险吗?”


James睁开了一只眼睛,一一脸冷漠的神情示意她继续。


“我靠,你那一副虽然我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情,但是不让你说,你一定又要闹,所以你说吧,但是我不一定答应的表情是闹哪样啊!”


“既然都明白了,那就长话短说?”


“你不会还在记恨着上次的粪蛋事件吧?这个人怎么这么小心眼的哦。”


“我可去你的吧,臭了一个星期的是我,又不是你!再说,凭什么啊,你哥只报复我,不报复你!”


“因为我是他妹妹?”


“嘁,别忘了,一开始是谁挑起的头。是你哥哥,谢谢。他朝你先扔的。然后你就他妈把我拉上了,日。”


“安啦,安啦。”Nari敷衍的安慰道,打算转移话题。


James轻哼了一声,也不准备深究“说吧,祖宗。”


Nari无辜的眨了眨眼睛:“我们去英格兰吧,我是说,麻瓜的世界,科可沃斯镇怎么样,那里有一个蜘蛛尾巷,听名字就知道很酷对不对。在这个夏天,对,没错,就是现在左右。我们,恩,去旅行?”


“因为你梦中的白马王子住在那儿?”


“是的www”


“恕在下直言,我认识你的时间够长了吧,你哪来的时间去认识什么白马王子啊,而且还是在麻瓜世界!”


“我在梦里看见的嘛。”【我靠,我总不能跟你讲,他妈这是我看过的一本书的内容,我还知道你以后会遇见莉莉,会欺负教授,然后死于伏地魔之手吧】


James叹了一口气:“所以,你还是不愿意和我讲实话吗?”


“我,讲的是实话。”


“好好好,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出发?”


“诶,你答应了啊。”


“不然呢?拦是肯定拦不住你了。那只能跟着去了呗。”


Nari有些感动的看着James,这个家伙,其实人还是挺好的。


“喂喂喂,你不会感动到要哭了吧。”James笑着打趣道。


“我可去你妈的吧。”收回前言。


咳,“愉快”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呢。


在商议好之后,俩就各自回去准备了。该买买,该劝劝。


总之几天后,他们已经装备完毕的站在车站前。


“我们马上要坐的,是巴士。”


“类似于骑士公共汽车?”


“······差不多,但是没有那么惊险。”


一路上,James有些新奇的问这问那,对于麻瓜世界,他似乎充满了好奇。


“你都不惊讶的啊。和我们的世界完全不一样的诶。”


“我跟你讲了啊,我梦里梦到过。”


“瞎扯淡。”


“不信滚。”


“小兔崽子,怎么跟你爸爸讲话呢。”


“那你一个人在麻瓜世界逛吧。”【冷漠】


“别别,你知道我什么都不懂的。爸爸,你是我爸爸。”【掐媚的笑】


“嘁。”Nari心情很好的勾了勾嘴角,我马上就要见到你了,我亲爱的Severus。


下车后


Nari和James,不对,准确来讲是,James就懵逼了。


“说好的来旅游呢???就这环境还旅游???啊,不对,说好的来找你的白马王子呢???就住在这里?”


“你他妈有意见啊?我有什么办法,我他妈也希望他住得好一点啊!我也希望他可以出生在一个像你像我一样衣食无忧,幸福美满的家庭啊!我也希望他可以一直获得幸福啊!”来自一个教授死忠粉的怒吼。


James被吼的愣住:“啊,抱歉。······我的错。”


Nari拎着行李箱快步的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着,语气淡漠:“先去旅店吧。之前定好了的。”


这里似乎有一条河,只是上面不时的飘着一些垃圾,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液体,还散发着恶臭。这条河蜿蜒曲折,两岸杂草蔓生,垃圾成堆。一根巨大的烟囱,那是一个废弃的磨坊留下的遗物,高高地耸立着,阴森森的,透着不祥。四下里没有声音,只有黑酸酸的河水在呜咽,也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,只有一只精瘦的狐狸偷偷溜下河岸,满怀希望地嗅着深深的杂草丛中几只炸鱼和炸土豆片的包装纸。(原文)


James有些手足无措的跟在Nari身后,支支吾吾的说着:“对不起,是我的错,我不应该,我是说,以貌取人?啊,不对,是仅凭第一印象就出言不逊,也不对。啊,总之,真的,真的很抱歉,对你,对王子。”


Nari目视前方,冷冷的说:“我的确也不是很喜欢蜘蛛尾巷,因为尽管这是Sev的家,但是他并没有给予Sev家的感觉。其实我希望我能来的再早一点,而不是等快要11岁了才来。但是这很无奈,你知道的,我们家庭的因素等等。最后,我希望你对Sev能以朋友的心态。”(虽然作为cp狗,还是希望你们在一起的,但是总不能强迫你吧_(:зゝ∠)_)


James有些疑惑的说:“当然,我也会把他当做我的朋友的,为什么要刻意提出来呢?”


“没什么。直觉。总感觉你不是什么好人(”胡说八道中。


“哈???你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吗???······算了,随你吧。”James无奈的摇头。还是不懂她的心思呀。


评论(2)
热度(4)
 

© 沈小狐-闭关三年QAQ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