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小狐-闭关三年QAQ

特别懒的一只废狐,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的话,那真是太好了呢!愿你被世界安待,因为你是天使啊!

 

【铛奶】二傻大闹千年古墓(2)

开始狗血搞事情

大当家上线√

小黑黑贼基拉可爱√

后面可能会发展成12麦黑(大概

(1)




【2】

热闹的大街上

石珥拿着一串糖葫芦,漠然的从人群中走过。

“麦扣,什么时候到家啊啊啊,我好累啊qwq”

“老爷,你一刻钟之前刚说过相同的话。”麦珂瞥了一眼走在身后的石珥,打算无视。

“可是······”刚想说些什么的石珥余光就瞥到了一个孩子。一切都变成了慢镜头,眼神不由自主的就被那孩子所吸引。扑通,扑通,扑通,世间静的只剩下自己的心跳声。想认识他,带他回家。

行动派的大当家在脑子和麦扣反应过来之前,已经蹲在了孩子面前。

“小鬼,你叫什么名字。”叼着糖棍,装作帅气的问道。

孩子警惕地盯着石珥的眼睛:“······”

啊,眼睛也好看啊。可爱www

“小鬼,我不是坏人哟~”

“一般坏人也是这么说的。”麦扣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“你在干什么?拐卖儿童?你真是越来越堕落了,石珥。”

啊,叫全名了。生气了。

“啊呀呀,我只是看他可怜,想带他回家。这叫做善事,什么拐卖儿童,真的是。”石珥笑眯眯的讨好道。

麦珂狐疑的看着他。

“小朋友,你叫什么名字啊。”思索良久,决定先不管。

“黑月。”黑月看着麦珂软软的说。

“诶?!”石珥表示很受伤。

“恩,那,黑月,你的父母呢?”麦珂打量着四周的环境。

“去世了。”黑月低垂着眼睛,有些难过的说。

“···这样啊,黑月和我们回家,好吗?”麦珂心疼的摸着黑月的头提议道。

“······”

“答应吧,小黑黑,12哥哥会好好对你的w”石珥温柔地笑着。

“这话听起来超可疑的喂。”

黑月盯着眼前人灿烂的笑颜,犹豫了一会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。

看到答复之后,石珥高兴地一把抱起黑月(“喂!”)“我们回家吧。回家。”

乃府

一大早就进行了“运动”(单方面的追杀)的铃铛和奶茶正气喘吁吁的坐在大厅里的椅子上,互相瞪着对方。

奶茶北京瘫在椅子上,用手作扇,上下扇风,有些喘的对对面同样姿势的铃铛问道:“诶,娘亲怎么还不来啊,莫不是也忘了今天是你成年礼?”

“可去你的吧,娘亲是不会忘的。这都能忘记的只有你一个好嘛。”

“我也不能说是忘记好伐,只是,没来得及。”奶茶挣扎的辩解道。

铃铛一脸冷漠:“好好好,请继续你的表演。”

“喂!”刚想起身去教育教育对面那个气人铛,却听得一句中气十足的——

“作为乃家的少爷,此等坐姿成何体统!你看看你哥哥,你说你怎么就不多学学他呢!”

奶茶有些不服气的看过去:“哪有嘛,铛铛明明也是······卧槽。”

不知何时,坐在对面的铛铛正以一种十分标准且有礼貌的坐姿,带着一副好孩子的笑容朝父亲问好。

叛徒!!!虚伪铛!!!

铃铛在空余时间朝奶茶丢来一个嘲讽的眼神,气的奶茶差点就抄起板凳砸过去。当然,他没有这么做,如果他这么做了,估计今天过完铃铛的成年礼,明天就该过奶茶的葬礼了(

奶茶在行完礼之后,就兴致缺缺的坐在椅子上等娘亲嘱咐完铛铛,然后就可以拉着铛出去浪了。

还发着呆呢,乃夫人却说道:“铛铛啊,你今天就成年了,为娘有一份东西要交给你,来,我们去里屋,我好把东西交给你。”

奶茶听着,被勾起了兴趣,开口道:“什么东西啊,我成年礼也会有吗?”

“胡闹,大人说话,小孩不要插嘴!”

奶茶委屈巴巴的嘟起嘴,“什么嘛,就问问而已。”

站在一旁的铃铛笑着解围道:“奶茶也只是小孩子脾性,父亲您也是知道的。那我就先随娘亲去取东西。奶茶你先等我一下啊。”

奶茶闷闷的说:“好。”

铃铛轻笑着,在路过奶茶时,安慰的揉了一把他的头,“等我,待会儿哥带你浪。”说完,就大步往前走了,衣袖随着步伐上下翻动。

奶茶才不会承认刚刚因为铃铛的一句话就红了脸了呢,他摸着有些发热的脸庞呢喃:“不可能,我,我们是亲兄弟啊。”

里屋

铃铛跟在娘亲身后问道:“怎么了,什么东西啊,神神秘秘的。”

乃夫人从箱子里翻到出来一个锦盒,交到了铃铛手里,“铛铛啊,娘亲有一件事不得不告诉你。”

铃铛看着难得严肃的娘亲,扯了扯嘴角:“娘亲,你,干什么啊。”笑不出来。

“铛铛啊,虽然很难接受,但是,你不是娘亲亲生的孩子。你是老爷的朋友委托给我们照顾的。”

“······骗人的吧。”铃铛尝试着扯出一个笑容,握紧了拿着锦盒的手,“一点都不好笑哦。”

乃夫人握住铃铛的手,“铛铛啊,我知道这很残忍,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。我们只是认为,你应该知道这件事。就算是这样,我们都是把铛铛当做自己的亲孩子来对待的。但是如果不告诉你,总感觉对不起你娘亲啊。你现在手里的玉佩,就是当时你娘亲一并交给我们的。我想是时候物归原主了。”

铃铛看着手里的锦盒,有些颤抖的打开了它,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块玉佩。通透的玉佩,可是细看却又能发现丝丝红线,仿佛是血渗透了进去。

“我,我先告退了,娘亲。”铃铛低垂着眼眸,轻声说道。

“好,你,好好想想。”乃夫人有些心疼的抚摸着铃铛的脸庞。


评论
热度(6)
 

© 沈小狐-闭关三年QAQ | Powered by LOFTER